化合物介导的细胞毒性

应用1 动力学曲线可反映不同的细胞毒性作用机制

 

 

多种化合物处理HepG2细胞后的实时动力学效应曲线。靶向微管蛋白(紫杉醇)、肌动蛋白(细胞松弛素D)、DNA(多柔比星)、线粒体(鱼藤酮)、钙稳态(烟抑制素)和转运蛋白(布雷菲德菌素A)等代表性化合物的特异性动力学曲线。(数据来源于ACEA,未发表).

应用2 实时监控能够识别最佳时间点,并进行深入分析

 

20170822094934.png

 

xCELLigence系统实时监测MG-132及5-Fu对HeLa细胞的毒性效应。在指定的时间点,使用WST-1细胞活力测定法平行分析板中的细胞。5-FU或MG132剂量效应动力学曲线和与最佳WST-1实验检测点具有差异。(Data and figure adapted from Ke N, et. al., 2011。

主要优点

1.动力学曲线可以预测作用机制;

2.连续监控确保不会遗漏有意义的时间点;

3.实时监控,可确定最优的实验处理时间和后续灵活的数据分析;

4.在细胞培养箱中进行非侵入性测定,可以在实验期间内的任何时间点,通过标准细胞毒活性实验进行分析;

5.轻松量化细胞毒性反应的动力学特征。